我和女友是在大学认识的,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我女友叫林美影,人长得很 漂亮,身材也好,一米六九,胸部不大不小,两条美腿穿上丝袜更是让人想摸上 一把。 为此她在电车上吃了不少亏,可惜眼睛有些近视,上课时总要戴上眼镜,大 概因为这样才没被大家发现,落进了我的手里。 情侣之间的性事久了,再好的事物也会变得没意思,虽然她也经常扮成女 教师、女秘书什麽的来让我提兴趣,我也买了诸如吊袜带和丁字内裤,各种连裤 丝袜等等,我们做爱的次数还是越来越少了。 这对於女友来说好像是并没有什麽影响,对於我这个淫虫可真是有痒难耐, 我就在我们租的房子里装了电脑,和胡朋搞友们上网打联机来消磨时间,有时就 上色站去看看,渐渐的我对群交和恋足的站点特别感兴趣,尤其是一个女人被几 个男人一起干,太兴奋了,我经常一边看着图片,一边幻想着我女友穿着吊带丝 袜,被男人射得满脸精液的样子,不禁连连手淫数遍。 可惜女友是不会答应的,因为连我让她穿上丝袜,用脚来帮我足淫都不肯, 最多只是口交,我只好全心的投入色网中。 搞友阿强给了我几个中文色情文章的网址,真是太爽了,各种文章种类齐全 ,有的真是我想都没想过,让我的产精量连续几天超支。 那天阿强和臭屁雄神秘兮兮来找我,说有好东西看,阿强拿出一张光盘放进 电脑,原来是几十张图片,好像全部都是偷拍。 我发现有几张拍下脸的竟然是阿强的女友小雯,洗澡时的、换内衣时的,还 有一些是小雯睡後拍的,想不到小雯下面的毛很少很短,连小穴也直接被拍下来 。 我问阿强是不是让小雯剃过毛,这麽短,阿强说那是天生的,其它的图片就 是臭雄拍的。 这家夥没有女友,拍的全是他的亲戚,想不到臭雄的表舅妈和表姐也是挺美 的,尤其是他的表舅妈,身材极好,美乳丰臀,脱去衣服和丝袜时简直像三级女 星,真他妈羡慕他表舅。 臭雄把数码相机拿出来递给我,问我想不想试试,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虽 然暂时不能像网站上文章里写的那样让女友露出和被人群奸,但把女友的身体拍 下来被人看,也让我感到强烈的刺激。 臭雄说相机借给我,但是要有交换,我说拍好後当然少不了叫你来看,这家 夥满房间乱转,终於得意洋洋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双浅色丝袜,是我女友 昨天换下还没来得及洗的。 阿强说这家夥一直如此,小雯的不少丝袜和内裤也被臭雄偷走了。 臭雄嘿嘿淫笑着把丝袜塞进书包,一边说他自己已经收集了几十条丝袜和内 裤了,来源基本上是亲戚朋友;还说,现在最爽的就是一边看着小雯的那些偷拍 照,一边拿着她的丝袜手淫。 我让他们下星期来我家看成绩,臭雄不停地嘀咕说一定要拍些刺激的,我把 他们送走後,心里开始盘算着偷拍的计划。 我藏好了数码相机,连忙下楼去打电话给女友,让她下课後直接回家。 打完电话回到家中,我继续欣赏小雯的图片,心里比较着女友和小雯的身体 ,不知道谁更性感些。 手上也忙着做上下运动。 听见门外的高跟鞋的声音,我知道女友回来了,连忙关上电脑。 女友一进门就抱怨她的导师多麽多麽麻烦,接着又问我有什麽事,我随便杜 撰了一个消息作为今晚出去吃饭的理由,又要求女友换上套装,扮成OL的形象 ,女友不肯,我央求着说已经好一阵没亲热一下,来点情趣好些。 女友按我说的换上了吊袜带和黑色丝袜,无肩带的紫色胸罩,穿上浅灰色的 西服套装,再穿上一双浅色的细带露趾的高跟凉鞋,我看着鞋里的一双美脚,真 想直接把精液射在上面。 我们来到楼下附近的一个餐厅,我嘴里山湖海哨的贫着,点了几个菜,要了 几瓶啤酒,连着灌了女友几杯。 女友的酒量本就很浅,现在更是小脸通红,嘴里说着她的论文的事,还有多 半年的时间才答辩,现在就写得差不多了之类的。 我又劝了几杯,吃了些菜,就扶着醉醺醺的女友回家了。 想不到计划如此顺利,女友现在的样子真是让我为所欲为了。 回到家里,女友叫着要上厕所,好机会来了,我飞身拿出相机,又顺手扶着 女友进了厕所。 女友把裙子褪到脚边,又脱下内裤,坐在马桶上,我让女友靠着我,把她的 脸对着我好让她看不到相机,拍了几张。 过了一阵,我见女友没有动静,原来已经靠着我睡着了。 我把女友扶正,又拍了几张,就把女友抱出了厕所。 我先把她放在沙发上,把裙子脱掉,把女友的腿呈M字型的分开,边干边照 ,再脱掉外衣,解开衬衫,又把胸罩也拉了下来,太爽了,我真是有拍淫照的天 分,这些照片绝对有淫荡日本妹的水准。 我再把女友横抱到床上,豁出去了,我把女友内裤脱了,连着近距离拍了几 张女友小穴的特写,我把手指轻轻的分开淫唇,轻轻刺激着,很快就流出淫液。 不能就此放弃,机会难得,我定了定神,从壁柜里翻出了一条绳子,把女友 的双手绑在一起,我一边把女友的身体摆成各种淫荡的姿势,不知何时女友才会 醒过来的偷拍最刺激的吧! 再搞了几张,慾火实在难耐,我分开女友的双腿,露出我的快挺得不行的大 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小淫穴。 大概是刺激的缘故,女友的淫穴分外的润滑,我一边插着,一边脱下女友脚 上的高跟凉鞋,把鼻子贴在丝袜脚上使劲闻着,淡淡的脚香越发刺激了我,我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 女友这时呻吟了一声,我感到淫穴里一阵剧热,她高潮了。 我拔出肉棒,看着淫水从小穴里慢慢的流出来,再拍几张照片。 我一边舔着女友的丝袜脚,一边手淫,一阵兴奋,我射了,我把带着精液的 肉棒在女友的丝袜脚上蹭着,把不少精液射在她的脚上。 我爬起来,骑在女友的乳房上,软软的,我把枕头垫在女友的头下,把她的 头垫高,再把有点软了的肉棒塞进女友的口中,慢慢地搅动。 女友温暖的口腔刺激着我的肉棒渐渐变大,我扶住女友的头,又加快抽插速 度,可能肉棒太粗了,女友的呼吸不畅,发出了“呜呜”的呻吟声,太爽了! 我用力搅动着肉棒,手指又插入女友的淫穴,来回抽动;我转过身子,肉棒 还在女友的嘴中,却改成了六九式,我这样也可以舔到她的淫穴了。 女友的小穴淫水四溢,我用中指沾着淫液,插进了女友的肛门,真的很紧, 不过在淫水的作用下,还是很润滑,看来不久我就可以享受女友的三穴一起服务 了。 再一次射精了,这次的精液量比上次大很多,我只觉得肉棒一抽一抽,就尽 量地往女友喉咙深处插,拔出来时,还是有不少精液射在她的脸上。 我心满意足的看着精液从女友的嘴里缓缓地流出来,再拍几张。 我把照片传进电脑,又收拾好东西,心想这次的图片还不让那两个家夥手淫 过度。 看来要去臭雄家把图片刻到光盘上了。 我睁开眼时已经上午十点了,去了该死的学校,心不在焉的听着课,心里只 想着一会到了臭雄家,那两个家夥看图时会是什麽表情?对於女友的身体曝光来 说,我自己似乎一点点的内疚也没有感觉,倒是兴奋得难以言状,难怪现在素人 自拍的网站如雨後春笋。 一下课,我便揪着阿强坐出租车去到了臭雄家,那家夥正坐在电脑前看着什 麽,见我们进来就招呼我们过去,我拿出数码相机,我说两张内存卡全拍满了, 臭雄接好电脑直接把图片刻进光盘,看来要花一点时间。 “没想到你一天就搞好了。」 臭雄神情怪怪的说:「似乎你早就计划好。」 我也懒得理他,没说话直接坐在床上。 “给你们看看我的收藏品。」 臭雄拉开床下的抽屉,里面大概有几十双各种颜色的丝袜,我拿出一双白色 的丝袜,脚尖的部分有些发硬,看来是精液射在上面。 “不会被你家里人发现吗?」 我问,“不会,我父母从不进我们的房间,我也不进他们的。」 臭雄拿出从我家拿的我女友的丝袜:「今天用这个。」 一脸的淫笑。」 “你弟弟也不说吗?」 阿强坐在另一张床上问:「他都上高中了,不会什麽也不懂吧?」 臭雄让阿强拉开他坐的床的抽屉,里面也有七、八双丝袜,还有一些胸罩内 裤之类的,不过花式有的很性感,而且看起来戴的人的身材一定不错。 臭雄说,那些丝袜内裤全是他妈妈的,原来臭雄的弟弟是乱伦爱好,果然兄 弟俩都不是好鸟。 不过说起来,臭雄的妈妈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身材保养得极好,而且 臭雄的爸爸又经常和他妈妈去国外谈生意,用的保养品全是正宗的日本货。 我记得上次来臭雄家吃饭时,他妈妈穿的浅肉色的长筒丝袜,腿也极美。 到吃饭时,我弯下腰捡掉下地的筷子,看见他妈妈翘着的美脚,当时肉棒暴 挺,藉机溜到门口,拿着臭雄妈妈的高跟鞋狂闻了一阵。 不过之後臭雄的父母又出国了,就没再能一闻脚香。 这时光盘刻好了,我们三个人围在电脑前面,阿强和臭雄看见图片,眼睛都 直了,我得意地给他们讲着我是如何拍到的。 “你真他XX的行,美影的身材真不赖,”臭雄一边看着,一边把丝袜套在 鸡巴上。 “真爽,要是能和美影干上一回就好了。」 阿强也喘着粗气,“不然我们换一下,你也上小雯。」 阿强说,臭雄也附和着说要三人轮奸。 “我倒是没问题,可美影肯定不会答应,再说小雯肯吗?」 我问。 “她上次和她表哥上床时被我撞见了,我还和她表哥一起上了她。 三个人一起做真的很爽,我射了四回。 我刚低下头,“拍得不错。」 我们三个人一起回头,是臭雄的爸爸!我刚想解释一下,“你的女友身材不 错呀!」 臭雄的爸爸一脸微笑。 他四十多岁,身体有些发福,不过还是很结实,我总觉得他像日本的黑社会 的人。 “你们跟我来。」 我们三个人跟着臭雄的爸爸进了臭雄父母的房间,他让我们坐在沙发上,打 开电视放了一盘录像带,竟然是我最喜欢的群交,几个男人围着摸一个女人。 臭雄惊奇的叫了一声,哈哈,画面上的女人竟是臭雄的妈妈! 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後,乳房被绳子勒得挺起来,身上只穿了一双黑色的长 丝袜,躺坐在沙发上,两条腿被分开,一个男人正在舔她的淫穴,另一个正抓住 她的头发用力地把鸡巴往臭雄妈妈的嘴里插,还有一个在舔她的丝袜脚。 这时舔穴的那个家夥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他的鸡巴上面,开始用力地插她 的淫穴;另两个男人站在沙发的两边,把鸡巴停在她的脸前面,臭雄的妈妈用舌 头在两个龟头上绕来绕去,口交的技术真是挺棒! “这是我们上次去日本时参加的一个换妻会,是我拍的。」 臭雄的爸爸笑着说:「我们不知道你的性爱好,所以一直没和你提起过,不 过你们刚才在谈论交换女友的事,看来你们对此都很有兴趣。」 臭雄的爸爸打开书柜下面的柜门,里面放了几十盘录像带,“其实我们在留 学时就参加了,後来回来工作就没什麽机会了,现在有机会出国,我们就又参加 了。」 臭雄的爸爸笑着说:「你们有时间可以慢慢看。」 这时臭雄的妈妈回来了,虽然只穿着普通的套装,我的肉棒已然挺得有些发 痛了。 臭雄的爸爸向她解释我们已经知道所有的事了,她显得十分高兴,顺手解开 了套装的钮扣,褪下裙子,把头发松松的盘起来。 臭雄妈妈的身材太棒了,无法相信她已经四十岁了,她穿了粉色的胸罩,乳 房紧紧的堆在胸前,白色的连裤丝袜里面是粉色内裤,我们三个人的目光全被她 吸引了,早忘了看电视。 臭雄的爸爸搂着她坐到大双人床上,从床头的小柜里拿出了绳套和眼罩,把 臭雄妈妈的双手反绑在身後,又把眼罩罩在她的脸上,我们不禁站了起来,围站 在床边。 接着,臭雄的爸爸拿出剪刀,把胸罩的两边剪开两个洞,乳房从里面全露了 出来,他又撕开裤袜的裆部,用手指在淫穴周围揉动,臭雄妈妈轻轻的呻吟着, 淫穴周围的内裤渐渐被溢出的淫水噙透了。 臭雄的爸爸勾起她的内裤边缘,把内裤剪开了,淫穴露了出来,淫毛被修剪 得很整齐。 臭雄的爸爸把她抱起来背对着自己,又把臭雄妈妈的两条腿分开抱起来,让 整个淫穴暴露在我们面前,看起来臭雄的妈妈又性感又变态。 “来试试她的淫穴吧,准让你们忘不了。」 臭雄的爸爸向我们招招手。 臭雄最先扑上去,把脸贴在淫穴上,用舌头使劲地舔着淫穴外的淫唇;阿强 也搂住臭雄的妈妈,开始舔她的乳房,一边舔一边咬她的乳头,臭雄的妈妈被刺 激得大声“唔……唔……”地呻吟。 我也爬上床和她接吻,她的舌头带着说不出的香味,灵巧地在我口中跳动。 “让我嚐嚐你的味道。」 臭雄妈妈轻声的对我说,我站起来,掏出挺挺的肉棒,她的舌头已经绕在我 的龟头上,接着连肉袋也没放过。 我扶住她的头,把肉棒直直的插进她的口中,并使劲地抽插起来,太爽了! 臭雄也露出挺挺的鸡巴对准他的妈妈的淫穴插了进去,臭雄的爸爸拿出摄像 机拍摄着。 臭雄一边插,一边用手打着他妈妈的屁股:「真舒服!妈妈,你的淫穴真爽 呀!」 臭雄妈妈的乳房被撞得一颤一颤。 阿强和我交换了位置,把他的鸡巴插进她的嘴里,我则把肉棒在臭雄妈妈的 乳房上画着圆,乳房大得足可以夹住我的肉棒。 我抱起她的一条腿,抚摸着上面的丝袜,把高跟鞋脱掉,隔着丝袜轻轻的舔 她的脚趾。 臭雄妈妈的脚大概只有三十六公分,整个脚尖我都可以咬进嘴里。 臭雄拔出鸡巴:「我要试试妈妈的屁股了。」 他把她的身体翻过来,我换到他妈妈的身下,把我的肉棒插进了淫穴,臭雄 接着鸡巴上的淫水,慢慢地把鸡巴顶进了他妈妈的肛门,我们把他的妈妈夹在中 间。 “妈妈,你的肛门好紧呀!」 随着臭雄的撞击,我也加快了抽插速度,“慢点,我受不了了……”臭雄的 妈妈大声呻吟着。 阿强抓住她的头发,也快速地把鸡巴在他嘴里抽插,几乎整根全部插进去了 。 臭雄大概插了一百多下,“不行了,我射了!」 他一阵哆嗦,慢慢地抽出鸡巴,不料阴道里也慢慢地溢出浓浓的精液。 阿强也跟着不行了,把精液射在臭雄妈妈的脸上,不过射完後,阿强的鸡巴 没有软。 我和他换了位置,我把肉棒对准臭雄妈妈的肛门插进去,由於精液和淫水的 关系,我很轻松的就抽插起来。 想不到肛交这麽爽,毕竟肛门比淫穴紧了很多,我插了几十下就不行了,我 扶住她的屁股把肉棒深插进去,射了精,阿强也在臭雄妈妈的淫穴里二次射了。 这时臭雄正哼哼着让他妈妈给他口交,不少精液从臭雄妈妈的淫穴和肛门里 流出来,留到丝袜和床上,看起来真是太淫乱了! 这时臭雄的弟弟也回来了,看到这一幕,这大概是他梦寐以求的,二话不说 脱了裤子就把鸡巴插到了自己妈妈的淫穴里,臭雄也再次插进了肛门,臭雄的爸 爸也脱掉裤子,让他的老婆给她口交。 我和阿强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家的乱伦四人行。 臭雄的弟弟太年轻,很快就射精了,和他的爸爸换了位置,把软软的鸡巴放 进她妈妈的嘴里;臭雄也再一次射了,阿强替下他。 我们几乎整晚不停地干着臭雄的妈妈,直到把她干到脸上、嘴里、身上、淫 穴和肛门里到处都是精液。 我累得趴在床上睡着了,阿强和臭雄他们还在继续着。 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几个人全睡在床上,臭雄的妈妈趴在床上,淫穴和屁股 满是精液乾了的痕迹。 这个群交会真是太爽了,我下定决心,要和臭雄的爸爸一样,让我的女友也 成为我们的性奴。 我回到家,女友去了学校,我一觉睡到下午,我决定实施我的计划,可是我 接到一个电话,是舅妈打来的,考上大学後,这边只有舅舅一个亲戚,所以放假 之类的我都回舅舅家,最近舅舅经常被派去日本公干,我也就很少回去了。 舅妈打电话来是为了我表妹,我表妹叫许蕙,今年17岁,长得很像那个香 港的杨千晔,身材也不错,胸部有些夸张,17岁却好像长了22岁的胸部,真 的很大,我虽然看在眼里,可碍着是我的表妹,不敢下手,倒也没少拿她的内裤 手淫。 表妹马上就要考大学了,舅妈想让我帮她温习一下,反正都是文科,我勉为 其难的答应了。 我把臭雄和阿强叫到我家,把我的计划告诉了他们,听得这两个家夥淫笑不 止,阿强要我和他们一起去小雯家,要三个人一起上小雯,我答应了舅妈,只好 作罢,让臭雄去享受小雯吧!之後我打电话给女友,告诉她这几天我要住在舅妈 家,让她自己回家。 我坐车到了舅妈家,舅妈正在做饭,表妹在她房间里看书。 舅妈穿了一件浅白色的衬衫,绿色的西装裙,深色的丝袜,看见我来了,便 招呼我进房里去,说一会就吃饭了。 我站在厨房门口,一边和舅妈聊着天,一边欣赏着舅妈衬衫下的紫色的胸罩 若隐若现,而且乳房随着动作一下一下的颤动。 说起来舅妈的身材长相都比臭雄的妈妈强,要是能和臭雄的妈妈一样淫荡该 多好,而且还有乱伦的感觉。 我正在想着,表妹已经把我拉进了房间里,我坐在写字台旁边,一边逗着表 妹,一边欣赏着她的身体。 头发散散的炸了个马尾,无袖的浅紫色连衣裙,不过太短了,只到大腿上一 点点,想必是在家里才这样,不过又便宜我了,不错,不错,还穿了浅白色的透 明丝袜,这种丝袜我给我女友买了,看起来腿特别性感,想不到表妹也有。 薄薄丝袜包着的脚尖,从红色平跟的露趾凉鞋里露出来。 看到这,我的肉棒已经挺起来了,早知道应该先去小雯家,泄泄火也好,我 只好强忍着慾火,假装看书,似乎表妹的复习很完善,我几乎没什麽可补充的。 这时表妹的腋下袖口也很松,她没戴胸罩,大半个乳房我都可以看见,我有 点按捺不住了,几乎想强奸了表妹。 这时,舅妈进来了,让我们出去吃饭,又说她还要去所里开座谈会,我连忙 答应了。 舅妈走後,我让表妹先去吃饭,我好自己泄一下火,可是表妹不肯,我正想 去厕所解决,表妹却转过身来,还把脚搭在我腿上,脚尖正好触碰到我的肉棒, 一阵刺激,我差点射了。 我看见表妹脸红了一下,可是脚更向前了,整只脚踩在我的肉棒上,爽呀! 原来她想挑逗我。 我一把抓起表妹的丝袜脚,狠狠的闻了两下,接着就舔她的脚尖,她的另一 只脚轻轻的踩着我的肉棒,我咬住了她的脚尖,表妹呻吟着,我把表妹的椅子拉 过来,把她的腿分开,里面没穿内裤,浅浅的淫毛从丝袜的裆部露出来,我解开 裤子掏出肉棒,让表妹用脚夹住我的肉棒,表妹的丝袜脚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搓动 ,女友总不愿给我脚交,就让我表妹给我服务吧! 大概太刺激的缘故,表妹搓动了十几下,我就忍不住射了,?? 椎木绱荷湓?表妹的脚上,表妹用脚轻轻地把精液抹匀,然後跪在我的下 面,用舌头把我肉棒上的精液舔乾净。 我扶住她的头,把有点软的肉棒插进她的嘴里,在她的舌头的刺激下,我的 肉棒又挺了起来。 我让表妹扶着写字台站着,背对着我,我拉下她的连衣裙的拉链,裙子褪到 地上,这时表妹身上只穿着浅色的丝袜,我扯开丝袜的裆部,从表妹的身後位把 肉棒插进表妹的淫穴,表妹的淫穴早已淫水四溢,不费劲就进去了,我一边质问 表妹什麽时候被人插破了,一边用力地插着。 表妹被我干得连连呻吟,她说在和她男友想做时,被她男友的哥哥发现了, 结果被两个男人轮奸了,不过现在和男友分手了,而且她早就暗恋我,看见我找 了女友,她才出去找了个男朋友。 原来我的表妹暗恋我,我更使劲地插着她,责问她竟然背叛我和别的男人做 爱。 表妹被我插得趴在写字台上,太爽了,我扶着表妹的屁股,深深的把肉棒插 进去她的淫穴,表妹大声地呻吟着,喘着气问我想不想把她绑起来。 我按她说的打开抽屉,里面有一条长布绳,我把表妹的双手反绑起来,顺手 用两个书夹夹住她的乳头,痛得表妹不停地呻吟。 我把表妹转过来,让她坐在写字台上,从正面插进她的淫穴,好爽!表妹说 舅舅每次和舅妈做爱时都把舅妈绑起来,所以她也准备了一条,我由於刚才射了 一回,所以这次插的时间特别长,表妹的淫水不停顺着我肉棒的抽插流出来,表 妹让我停一下,说她要去厕所,说我插得她想小便,毕竟她做的次数还是很少。 我没有松开她,相反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表妹大叫忍不住了,我扶住她的 腰,使劲往淫穴深处插进去,我感觉已经触到她子宫了。 这时表妹大叫了一声,我感觉下面一热,原来表妹的尿液已经流出来,顺着 我的腿流下去,我又插了几下,表妹的淫穴淫水一下涌出,她高潮了。 我把她抱到床上,表妹的身子软软的,她说从来没感受过的高潮,可是我还 是没射,我又让她转过去,藉着淫水我想插表妹的肛门,她说从来没试过,有点 紧张,我扶住她的屁股,直接就插下去。 开始时肛门很紧,好在有淫液的润滑,慢慢地我的肉棒整只都插进去了,真 的好紧,几乎紧紧的裹在我的肉棒上,我顺势插了起来,表妹大声地呻吟着,我 感到她的里面一热,淫水又涌出来,表妹又一次高潮了,这时的我也守不住了, 射精了。 我的肉棒连续收缩了几次,我拔出肉棒时精液跟着流出来,顺着屁股流到丝 袜上,表妹说她觉得里面好像被灌满了,我扶着她站起来,更多的精液流出来。 我让表妹以後每天都穿不同的丝袜,而且不能穿内裤,表妹全答应了,但要 求我要一直住在这里,她就任我爽,只要不离开她。 没想到女友没搞好,先得到了表妹,看来表妹很容易就能成为我的性奴了, 不知道舅妈能不能? 这些天我一直住在舅妈家,舅妈不在的时候,表妹就穿着各种丝袜和我不停 地做爱,我也拍了不少的照片准备给臭雄和阿强看,不知道这几天那两个家夥实 行我的计划没有? 前几天我给女友打电话,她倒是满正常。 我正准备去找阿强和臭雄,突然女友打电话给我,要我和她一起回她家吃饭 ,这两天正好假期,我也无从拒绝,只好答应。 到了女友家,原来女友的爷爷现在住在她家里,据说是身体不好,又是一个 人,所以我女友的爸爸就把他接来了。 这老家夥快七十岁了,看起来红光满面,倒真不像有病在身的样子,而且对 自己的儿子好像也挺厉害,看不出女友的爸爸这麽大岁数还是怕自己的老爸。 女友的妈妈正在厨房里做饭,说起来女友的妈妈保养得还算可以,看起来倒 不像已经四十多岁的女人,只是稍稍有些瘦,胸也不如女友的大,是一个标准的 主妇型,身上穿的也是普通的衬衣和套裙,只是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显得特别显 眼。 转眼间,女友的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我刚想假装勤快的去叫女友的爷爷吃 饭,这时女友的妈妈已经端着盛好的饭菜送进房里。 我坐下来,女友的爸爸和我有意无心地聊着天,但是女友的爸爸的眼睛却不 停地看着女友爷爷的房间,我已经感觉出这房子里有些异常的气氛。 大概十几分钟左右,饭厅里面的气氛有点怪,女友却没完没了地向她的父母 说着学校的事。 我无聊地看着电视,手一滑,筷子掉在地上,我弯腰去捡的时候,顺眼向未 来岳母的裙子内看了一眼,爽! 女友妈妈穿的是连裤的黑色丝袜,丝袜的裆部被人扯开了,内裤也脱掉了, 更夸张的是女友妈妈的淫毛全刮掉了,淫穴全露出来,淫唇微微向外翻着,有潮 乎乎的感觉。 我直起身,觉得肉棒有些蠢蠢欲动,看来刚才女友的妈妈进房後发生了些事 ,而且是很有意思的事,十有八九是父子同穴。 我看了看女友爸爸的表情,估计不错的话,他也一定知道。 我连忙吃了几口饭,假说已经吃饱了,坐在沙发的一个合适的位置,装作看 电视的样子,其实我正在慢慢地欣赏女友的妈妈的裙内风光,我不禁幻想着女友 的爸爸和女友的爷爷夹着女友的妈妈前後乱插的样子,肉棒不禁乱挺。 女友和她父母一边吃一边聊着天,然後才收拾桌子。 我们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文艺节目,女友坐在我旁边不停地和我唧唧咕咕 说话,我心不在焉的听着。 只见女友的妈妈隔一会就要进女友爷爷的房里一次,每次都要七、八分钟, 不知道女友的爷爷在房里如何享用自己的儿媳? 我问女友,她妈妈为什麽老进房间?女友说她妈妈要照顾她爷爷吃饭吃药, 不仅这样,晚上也在他爷爷的房里照顾他,虽然她爸爸有时也做,但大多是由她 妈妈做。 我心中一乐,看来今晚一定有好戏看了。 总算熬到了十一点,女友的妈妈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再进房间,难道是我猜错 了?我作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女友的妈妈连忙帮我在客厅铺好床,让我洗洗 去睡觉。 女友也洗完澡,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要我晚上悄悄的到她的房里,我搂着 女友,要她穿好丝袜在床上等着我,女友不肯,被我哄了半天,才穿上我挑的连 裤无裆丝袜,也是黑色的,女友又套上睡裙,躺在床上,我又哄了几句,让她先 睡了。 我转身出房间时,看到衣架上挂着浴衣,我顺手摘下浴衣带放在床边,把女 友绑着做爱是我的最爱。 我和女友的父母道了晚安,就躺到铺好的沙发床上闭着眼装睡。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女友的妈妈端着好像一碗药的样子走进了女友爷爷的房 间,并且反锁了门,好戏开始了。 我正想如何能偷看房里,女友的爸爸也轻手轻脚的出来了,他先过来拍拍我 ,帮我把被子拉上来,看我没有反应,就轻轻的搬了一把椅子放到女友爷爷的房 间门口,站上去,把挡在门上天窗的报纸揭开了一角,向里偷看。 原来女友的爷爷自己独占了儿媳,女友的爸爸只好在房间外偷看自己的妻子 被自己的老爸干,这我可真没想到,女友竟有这样的淫荡之家,看来她自己也不 知道。 女友的爸爸又看了一会,喘气越来越粗,想必房里的画面十分精彩,自己的 妻子被人干,而且是被自己的老爸干,这可是太刺激了! 这时传来了女友轻轻的咳嗽声,我差点忘了女友还在房间里等我,不过听起 来她好像睡着了,不像给我打暗号的样子。 这时女友的爸爸从椅子上下来,轻轻推开女友的房门,我心里一动,难道他 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女友的爸爸进了女友的房间,把门掩上,我坐起来,溜到女友房间门口,把 门微微推开向里一望,只见女友的爸爸正蹲在女友的床前,看女友睡没睡着。 我又转身站到椅子上,从天窗一看,厉害!女友的妈妈身上只穿着丝袜,脚 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双手反绑在背後,跪在地上。 女友的爷爷只穿了件背心,正扶着自己儿媳的头,大鸡巴在女友妈妈的嘴里 来回插。 搞了一会儿,就让女友的妈妈坐在沙发上,把两条腿翘起来,分别绑在沙发 的扶手上,手指伸进女友妈妈的淫穴里搅动着,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女友妈妈的 嘴里,让她用舌头舔,接着他居然从女友妈妈的淫穴里抠出几枚红枣,一定是他 一早塞进去的。 接着,女友的爷爷好像向女友的妈妈说了些什麽,然後把女友妈妈的淫穴使 劲掰开,女友的妈妈样子好像有些痛苦,使劲摇着头,女友的爷爷的手指用力向 淫穴里捅了几下,女友的妈妈好像叫了一声,小便喷射出来,原来女友的爷爷在 强迫女友的妈妈放尿,看不出来,这老家夥竟然是搞女人的高手。 他喝了几口女友妈妈的尿液,站起来把大鸡巴插进淫穴,使劲抽插起来。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肉棒挺得不行了,我下了椅子,又往女友的房内看,女 友的爸爸已经把女友的睡裙掀开了,正轻轻抚摸女友的丝袜大腿,另一只手伸到 自己女儿的乳房上,女友好像睡得很死,没什麽反应,女友的爸爸索性彻底把女 儿的睡裙脱掉,现在女友的身上只剩下丝袜了。 女友的爸爸看来是真的要做了,他把女友的大腿分开,开始舔女友的淫穴, 女友大概以为是我,居然扶着她爸爸的头,配合地扭动着腰。 女友的爸爸挺直身子,掏出粗大的鸡巴,对准女友淫穴插进去,这时女友才 发现插她的人不是我,而是她自己的爸爸,连忙用手去推她爸爸。 这时我放的浴衣带刚好顺手把女友的手绑在床头,抱起女友的丝袜腿,一口 咬住自己女儿的一只丝袜脚,加快抽插的速度。 现在两个房间里一起上演着乱伦的好戏,我看见女友被她自己的爸爸强奸, 竟有说不出的快感。 女友这时低声呻吟着,已经完全配合着抽插,看来她已经渴望被干了,果然 是性奴的人选。 我又站到椅子上看另一边的情况,这时女友的妈妈已经跪爬在沙发上,屁股 翘起来,女友的爷爷往女友妈妈的肛门里连着挤了几瓶液体,大概有三、四百㏄ 的样子,这我见臭雄的爸爸用过,应该是浣肠。 但没等液体流出来,女友的爷爷就把大鸡巴直接插进女友妈妈的肛门里,一 边抽插,一边看见有黄褐色的液体顺着鸡巴溢出来,大概肛门比较紧的原因。 插了十几下,女友的爷爷就把鸡巴拔出来,女友的妈妈大叫了一声,液体一 下涌了出来,顺着大腿流下来,整条丝袜全湿了,女友的妈妈趴在了沙发上,看 来是高潮了。 这时女友的爷爷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擡起来,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嘴里射精 了,浓浓的精液多得从嘴里溢出来,他抽出鸡巴,最後一股精液全射在女友妈妈 的脸上,才又把有点软的鸡巴放到女友妈妈的嘴里,女友的妈妈用舌头慢慢地把 公公的鸡巴上的秽物清理乾净,全部吞掉了。 看来老家夥的身体还是差一些,没有能很快地再挺起来,只是让儿媳继续舔 他的鸡巴。 我这时再看女友这边,女友的爸爸已经把她的手松开了,女友现在几乎是坐 在自己爸爸的鸡巴上,用淫穴套着鸡巴上下运动。 女友的爸爸哼了几声,看来是要射了,女友赶忙擡起身使鸡巴从小穴里脱出 来。 女友的爸爸要求自己的女儿帮他口交,女友迟疑了一下就趴下来,把自己爸 爸的鸡巴含进嘴里,给自己的爸爸服务果然周到,连鸡巴周围全舔到了,真她妈 淫贱!女友的爸爸扶住女友的头让她舔卵袋,就见女友的舌头在两个卵蛋间绕来 绕去,这玩艺我都没享受过。 不久後女友的爸爸闷哼了一声,精液直射在女友的脸上,女友的半张脸几乎 全被精液盖住了,女友却不顾脸上的精液,连忙含住还往外溢精的鸡巴,卖力地 舔吸着精液。 我实在忍不住了,便走进房间直接去到床边,女友的爸爸正不知所措地看着 我,我扶住女友的屁股,把肉棒直接插进女友的淫穴。 女友这时才意识到我看到她和自己爸爸乱伦了,刚要挣扎着坐起来,我顺手 把她的手反绑在背後,又用力把她的头向下一按,女友爸爸的鸡巴便整只插进了 她的嘴里。 女友的爸爸本来就意犹未尽,顺势抓住女友的头发,使劲把鸡巴在自己女儿 的嘴里抽插起来,鸡巴也再次挺了起来。 女友的爸爸想跟我换一下位置,我把女友转过来,坐到床边,女友分着腿坐 在我的肉棒上,我扶起女友的屁股,示意女友的爸爸插女友的肛门,女友的爸爸 下了床,站到女友的身後,把鸡巴慢慢地插进女儿的肛门,女友挣扎想躲开,无 奈屁股被她爸爸紧紧按住,女友爸爸的肉棒也顺利地插了进去。 女友被我和她爸爸夹在中间,两条肉棒一前一後地插着她的淫穴和肛门。 女友被刺激得呻吟声越来越大,隔壁的女友的爷爷和她妈妈全过来了,女友 看见自己的妈妈光着身子只穿着丝袜,手绑在背後,而她爷爷大鸡巴露在外面, 终於明白了自己的淫乱之家。 女友的爷爷看见这阵势,把女友的妈妈推到床上,自己也站到床上,扶住女 友的头就把鸡巴塞进自己孙女的嘴里,女友被我和她爸爸、爷爷一起奸淫,淫荡 的本性被彻底地释放出来。 我见女友的妈妈躺在床上,哪能放过机会,抽出我的肉棒,举起女友妈妈的 两条腿,朝着她的淫穴直接就插了进去,狂插了几十下後,我索性再插女友妈妈 的肛门,不想竟然十分柔软,就像插淫穴的感觉,毫不费力就插进去了。 女友的妈妈被自己女儿的男友插得不断淫叫,我也学着把手指插进她的淫穴 里,上下一起用力,女友的妈妈果然承受不住,淫叫一声,小便再次涌出来。 女友看见自己的妈妈竟然被自己的男友干得失禁,看得她目瞪口呆。 这时我也终於受不住了,在女友妈妈的直肠里射了精,我把肉棒拔出来坐在 床边,边享受着女友妈妈用嘴给我清理肉棒上的精液的服务,边看着女友被她的 亲人们前後夹奸,那种爽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女友的爸爸首先受不住,直接在女友的淫穴里射了,鸡巴拔出的时候,精液 也跟着流出来,他把滴着淫水和精液的鸡巴又放进自己女儿的小嘴里,女友早已 被插得连续几次高潮,浑身无力,只是张开嘴任精液流进嘴里。 女友的爷爷虽然又撑了一会,最後也射精在自己孙女的肛门里,他抽出鸡巴 後还不够过瘾地抓住女友的丝袜脚,把鸡巴上的精液蹭在女友的丝袜脚上。 女友无力地趴在床边,精液从淫穴和肛门里不停流出,滴滴嗒嗒的滴到地上 ,大腿的丝袜上也留下一条条白白的精液痕,十分显眼。 我和女友的爷爷、爸爸一同坐在床上,肉棒享受着女友和她妈妈的手还有嘴 的服务,这个真是想不到的淫荡的一家子? 女友的爷爷要女友以後每个周末都要回家,让他和女友的爸爸调教和轮奸, 女友哪敢不听自己爸爸和爷爷的话。 虽然以後和女友在一起的时间又短了,不过女友却意外地成为了性奴,而且 我还可以享用未来的岳母,何乐不为?看来要叫臭雄和阿强他们开个淫乱大聚会 了,这真是太爽了! 我把女友的一家介绍给臭雄一家,臭雄的爸爸在看了女友的爷爷调教臭雄的 妈妈後,决定带着臭雄的妈妈和我女友的父母和爷爷五个人一起去日本旅行了。 而最近离女友的答辩考试越来越近,只好让女友一个人住到租的房里复习, 我和阿强就住在臭雄家里,阿强的女友小雯就成了我们三个人的性奴。 可是一个女人又如何能满足我们的需要?臭雄和阿强看了我表妹的照片便想 上我的表妹,可是表妹考完试後就和她的同学去野营了,臭雄和阿强就打起我舅 妈的主意,但是目前还没有太好的机会,要是三个人一起去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 意,臭雄就让我去偷拍舅妈的走光照,最好能搞到舅妈的裸照,看起来我的目标 只有舅妈了。 舅舅目前不在,正是一个好机会,好在我机智,住在舅妈家的时候就配好了 门钥匙,现在就用上了。 我从臭雄家里拿了数码相机,趁着舅妈下班前进了房间里,我藏在客厅的壁 柜里,壁柜在三人沙发的後面,要完全打开得把沙发移开,所以舅妈不会随便过 来打开的。 我坐在里面正在盘算是悄悄搞晕舅妈拍照,还是等她睡了之後偷拍,这时舅 妈回来了,我连忙准备好相机,先拍舅妈换内衣再说。 这时我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原来舅妈家的淋浴器坏了,叫人来修理。 我从壁柜的门缝中望出去,舅妈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袖衫,白色的纱裙,想必 是裙子颜色浅的缘故,屁股後面隐隐看到内裤的样子,肉色的薄丝袜和白色的高 跟凉鞋。 修理工是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看样子是外省人,想必是打工的,但 这样我可能就拍不到舅妈换衣服的样子了,真是不爽! 我接着偷看外面,见那个修理工一脸堆笑可是两眼却乱转,还不住地往舅妈 的胸部和屁股看,看到舅妈的两只穿着高跟凉鞋的丝袜脚,更是不断咽口水。 换我看了舅妈的美脚,肉棒都会挺起来,何况是他!看来这小子一定是个淫 虫,只是不知道他敢不敢向舅妈下淫手? 他让舅妈去卫生间打开淋浴来检查,趁这时间,这家夥已经在洗衣机里翻找 了,一看就知道是偷内裤胸罩的高手。 果然他抽出一条舅妈的黑色连裤丝袜,左手拿着贴在鼻子上狂闻,右手拿出 一条内裤,看颜色和尺寸应该是表妹的,他把内裤塞进裤兜,又闻了几下丝袜才 揣进怀里,接着走到卫生间装作检查的样子,一边假惺惺的和舅妈套近乎。 舅妈果然一点戒心也没有,几句话就说出舅舅去出差不在家。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我也觉得那家夥大概只敢偷内裤,这时舅妈从卫生间出 来,刚走到客厅,那个家夥突然从後面抱住舅妈,两个人一起摔倒沙发上。 我先是一愣,下意识地赶紧按相机,没想到舅妈就在我的眼前被人强奸,真 是难逢的好机会! 舅妈被人压在身下,修理工的手脚利索,先用黑胶布封住舅妈的嘴,又用一 段电线把舅妈的手绑在背後,舅妈挣扎了几下,那家夥威胁舅妈说再挣扎就把她 扒光擡到街上,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如果那样的话,舅妈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话果然见效,舅妈趴在沙发上不敢再动,修理工把舅妈从沙发里拉起来, 把衬衫扯开,裙子也扒掉了。 舅妈明白了他想干什麽,不禁向後退避,那家夥揪住舅妈,掏出黑乎乎的大 鸡巴,手里拿着电工刀,又威胁舅妈说什麽先杀後奸之类的,看起来舅妈是屈服 了,闭上眼任他在乳房上屁股上乱摸,看得我是肉棒乱挺,连我都没摸过就被那 家夥上了。 那家夥把舅妈嘴上胶布撕下来,又贴在舅妈的眼睛上,揪着舅妈的头把她的 嘴贴到自己的鸡巴上,舅妈慢慢地蹲下,张开嘴把鸡巴一点点吞进去。 修理工扶着舅妈的头,慢慢地坐到沙发上,舅妈跪在他的前面,用嘴不停地 上下套动着他的大鸡巴,鸡巴越发的硬了。 那家夥把舅妈抱到沙发上,把舅妈的高跟凉鞋脱掉,用鼻子不停地用力闻, 一边说着好香,又让舅妈的一只丝袜脚踩在他的鸡巴上,他则抓住另一只丝袜脚 慢慢地舔。 舅妈被他刺激得忍不住呻吟起来,他索性抓住两只丝袜脚一起舔,趾尖、脚 心、小腿全不放过,舔了足有十几分钟,这才用舅妈的脚夹住自己的鸡巴来回搓 动。 鸡巴被舅妈软软的丝袜脚夹住,就好像插在丝袜包住的淫穴里一样,估计他 很久没做了,很快就撑不住,哼了几声就射精了,大股的精液射在舅妈的丝袜脚 上,有的喷到大腿上。 他放下舅妈的脚,伏身到舅妈上面,把挂满精液的鸡巴放到舅妈嘴边,舅妈 赶紧把嘴闭紧,修理工用力捏住舅妈鼻子,舅妈痛得张开嘴,鸡巴就塞进去了。 舅妈看来许久没嚐到精液的味道,躲了几下就主动地舔起来,把那家夥的鸡 巴舔得乾乾净净,精液全吃了。 我一看舅妈的淫穴一片殷湿了,淫水已经浸透过内裤,连忙拍了几张特写。 修理工的鸡巴在舅妈的舔吮下,不一会又开始发硬,龟头涨得红卜卜的塞满 了舅妈的小嘴,他将鸡巴从舅妈的嘴里拔出,让舅妈趴在沙发上把屁股翘起来, 扒下丝袜和内裤,把半硬的鸡巴在舅妈的淫穴外蹭了蹭,就整只插进去了,舅妈 淫叫了一声,听起来她十分享受。 只见修理工越插越快,两手扳住舅妈的肩膀,把舅妈从沙发里揪起来,舅妈 一边呻吟,一边配合地挺动着腰部,屁股撞在修理工的腿上,发出“啪、啪”的 响声,两只乳房在胸前剧烈地摇荡。 修理工把舅妈翻转过身,压在沙发上,擡起舅妈的两条腿放在他的肩上,使 劲地向下冲压,舅妈几乎已经没有呻吟声了,只是不停地哼哼,看来已经高潮了 几次。 鸡巴在淫穴里不断抽插,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修理工插了差不多大 半个小时,才一声叫唤,把精液射在舅妈的淫穴里,鸡巴拔出时,精液跟着喷了 出来。 修理工坐在一旁,连续两次射精看来很难再次淩辱舅妈,他将舅妈的头扳过 来,把鸡巴放到舅妈的面前,舅妈竟然顺从地张开嘴含住他的鸡巴慢慢地舔,真 是天生的淫荡性奴,不知道是不是被舅舅调教过了? 那个家夥这时竟然坐在沙发上打起电话,我原想他过完瘾一走,舅妈就落在 我的手里了,正中我的下怀,没想到他居然不走,难道他还想再搞? 他把绑着舅妈双手的电线解开,让舅妈把身上清理乾净,舅妈擦了身体,想 把贴在眼睛上的胶布撕开,却被修理工按住了,那家夥恶狠狠的说了几句,接着 狠狠地朝舅妈的腹部打了几拳,痛得舅妈跪在了地上,我刚想冲出去,可看起来 我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只好忍住。 那家夥好像问了舅妈几句,舅妈连连摇头,一定是说不敢再违抗,修理工让 舅妈把丝袜内裤脱掉,拿出兜里的黑色丝袜让舅妈换上,原来黑色的丝袜是无裆 的,他把丝袜的开口扯大,这样舅妈的淫穴和整个屁股就都露在外面,他又找出 舅妈的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让舅妈换上,这才又把舅妈的双手绑起来,舅妈现在看 起来就像他养的性奴一样。 我连忙又拍了几张,一张记忆卡已经满了,要再换一张。 在我换卡时,房里又进来了三个人,打扮和修理工差不多,一定是他把这些 家夥叫来的。 他一个人过了瘾还不够,还让他的朋友也来,没想到舅妈成了外地工人的性 奴了。 他们要如何奸淫舅妈呢?我的肉棒也跟着挺起来。 舅妈这回真是落入狼口,还是群狼。 由於房内人多了,我稍稍把门缝关小一些,免得被那些家夥发现。 进来的三个人年纪相差很远,两个大约四十多岁,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小,也 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他们一进门就抱住舅妈,两只手捏住舅妈的乳房不放,几个人一边玩弄舅妈 的身体,一边淫笑着说着什麽,虽然有些口音,我还是听明白了一些。 这些家夥全来自一个村,平常以打工作为掩护,其实偷抢盗窃、奸淫妇女什 麽都干。 最先来的那个修理工大概连干了舅妈两回,不再搞舅妈而进房内去找现金首 饰什麽的,剩下的三个人就围住了舅妈,纷纷掏出鸡巴,舅妈跪在中间,几条大 鸡巴顶在脸上,看起来真是淫荡无比。 大概舅妈从来没同时给几个男人口交过,有些不知所措,一张嘴根本忙不过 来,舔这条几下,舔那根几下。 其中最壮的家夥有些不满意,把舅妈揪起来,骂了几句,然後在舅妈的屁股 上狠狠抽了几巴掌,痛得舅妈不禁叫出声。 那家夥又威逼舅妈,让她一边挨打一边还要淫叫。 舅妈的屁股被打得红红的,淫穴也流出淫液,我偷着空忙拍几张,舅妈的淫 叫声不断,而且感觉越来越爽,看来舅妈很喜欢被人虐待。 接着那家夥从後面直接把鸡巴插进舅妈的淫穴?勠数?藡审澫卵锖饀檬?巫 ?墙,随着抽插前後晃动;另一个稍稍有点矮的家夥,扶住舅妈的头,把鸡巴 对着舅妈的嘴,舅妈被後面顶得站不住,忙扶住前面人的大腿,嘴刚张开,一条 鸡巴已经塞进口中;最小的那个修理工就抱着舅妈的腿慢慢舔弄。 最先来的那个修理工已经翻出了几千元现金,又拿了些舅妈和表妹的内裤、 丝袜之类的,淫笑地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欣赏着舅妈被轮奸。 让舅妈口交的矮子一边捏弄着舅妈的乳房,一边把鸡巴深深地插入舅妈的嘴 中。 矮子搞了一阵,就要插舅妈的屁股,最壮的家夥要先嚐鲜,他让舅妈跪在沙 发上,就着淫液把鸡巴慢慢插入舅妈的肛门,大概是太粗的缘故,插入了一半就 不行了。 舅妈痛得不停呻吟,矮子用劲把舅妈的屁股往两边分,最小的那个家夥就藉 机把自己的鸡巴插入舅妈的嘴里。 壮汉使劲把舅妈从後面抱起来,双手拿住舅妈的两条腿,坐在沙发上,舅妈 自身的重量让他的鸡巴整只插入舅妈的肛门。 舅妈的一只高跟鞋已经被矮子脱掉了,两脚踩在壮汉的大腿上,半蹲半躺的 靠在壮汉身上,身体慢慢地上下动着,用肛门套弄着壮汉的鸡巴。 矮子早已忍耐不住,用手握住舅妈的两只丝袜脚,左右一分,舅妈的淫穴就 露了出来,矮子顺势插了进去。 两个男人一前一後夹着舅妈上下抽动,舅妈从没被两条鸡巴一起插过,只是 淫声连连,我就见两条大鸡巴在舅妈的淫穴和肛门里前後抽插。 矮子果然不行,插了一百多下就喊着要射了,鸡巴刚拔出来还没送到舅妈的 嘴里,精液就喷在舅妈的脸上,矮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鸡巴上的精液在舅妈 的嘴边蹭了蹭,喊最小的家夥替他。 那小子先把舅妈另一只高跟鞋脱掉,抓住舅妈的两只丝袜脚夹着自己的鸡巴 使劲搓动,原来这家夥喜欢脚交。 看着舅妈坐在壮汉的鸡巴上,两只脚夹着另一只鸡巴,脸上精液顺着颈项流 下来,我忍不住自己手淫了,只想这些家夥快走,好让我爽一下。 最小的家夥松开手,让舅妈用脚慢慢帮他套弄,这时下面的壮汉忍不住了, 他把舅妈反压在沙发上,扶住舅妈的屁股,使劲往里插了几下,把精液射入舅妈 的直肠中。 舅妈低低的呻吟着,壮汉抽出鸡巴,竟然没有精液跟着喷出来,最小的家夥 用舅妈的丝袜脚一阵狂搓,一股浓精全喷射在舅妈的丝袜脚上。 壮汉就像抱小孩撒尿一样把舅妈抱起来,淫穴和肛门全露出来,这时从舅妈 的肛门里流出黄褐色的精液,舅妈想挣扎开,但被壮汉紧紧抱住无法动弹,只能 让人欣赏自己肛门流精的样子。 几个家夥又玩弄了舅妈一阵,矮子更是把刚才舅妈换下的浅色连裤丝袜整只 塞入舅妈的淫穴里,只在淫穴外面留了一点袜尖。 几个人又把舅妈绑在椅子上,两条腿分开用绳子固定住,好像舅妈分开腿蹲 在椅子上一样,几个家夥淫笑了一阵,准备到外面吃些东西再回来玩弄舅妈。 我见他们出了门,连忙钻出来,看着舅妈的淫荡样子,我真想先插舅妈个痛 快,但我还是轻声出去,掩好门,跟着几个家夥来到不远的一处饭馆,我看他们 走了进去,就用旁边的公用电话报了警。 十几分钟後,几个家夥就垂头丧气地坐在警车里了,现在舅妈就是我的性奴 了。 我回到舅妈家,舅妈听到有人进来,不敢再乱动,我又慢慢欣赏了一阵舅妈 的淫荡的样子,然後才把舅妈脸上的胶布撕开。 舅妈看见是我,惊异得说不出话,脸也变得苍白,身体不禁微微颤抖,我看 见舅妈这个样子,不禁有些兴奋。 我问舅妈是不是被坏人侮辱了,她点点头没说话,只是看着我,我想她怕我 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就安慰舅妈说我的嘴很紧,不会乱说的,舅妈这才有些安 心,就轻声求我帮她解开电线。 我说不如先把丝袜拿出来,捏住袜尖一拉,刺激得舅妈连连地呻吟,淫液早 已把丝袜浸透了。 舅妈求我别再拉,我索性抓住舅妈的两只美乳慢慢地玩弄,我把她脸上的精 液擦乾净,告诉舅妈要不然就作我的性奴,任我玩弄,但我会保守秘密;要不然 就这个样子等舅舅回来,而且我会把那些照片登载在网络上。 舅妈低下头不肯理我,我一只手抓住袜尖,另一只手的手指慢慢插入舅妈的 肛门,因为肛门刚被插完还很松弛,我轻松地就插了进去,然後一拉丝袜,舅妈 被我刺激得不停呻吟。 我又连拉了几下,舅妈忽然大叫一声,淫穴下面有一股水流喷射出来,大概 丝袜对舅妈的淫穴刺激太大,竟使舅妈失禁了。 我居然看到舅妈小便,不禁十分兴奋,我蹲下身慢慢地把舅妈淫穴旁边的尿 液舔乾净,接着去舔舅妈的淫穴,在我不停刺激下,舅妈的淫液慢慢渗出来。 舅妈终於挨不住我的舌头攻击,同意和我作爱,但她不要做我的性奴。 反正人已经到手了,我以後多的是机会再慢慢调教舅妈,我把舅妈解开,把 她抱到床上。 舅妈要去洗澡,我不同意,只是两手上下在舅妈身上游动,舅妈只好求我和 她一起洗。 在浴室里,我一边洗澡一边享受舅妈的口交服务,心情兴奋?由暇藡届?畹 ?唇舌工夫,几乎让我忍不住射了出来。 洗过後,舅妈穿上我挑的丝袜,躺在床上任我享用,口交、脚交、性交、肛 交,一夜我连射了几次。 臭雄和阿强也被我叫来,阿强还带了小雯,小雯被他们两人当住舅妈面前狂 操猛干,身上所有洞穴都被插遍了,最後都灌满了他们两人的精液。 舅妈刚被轮奸过,看见小雯任臭雄与阿强乱奸,也忍不住了,当两人的手伸 过来在她身上乱摸时,竟不但不拒绝,还淫荡地主动迎合着他们。 之後,变成臭雄和阿强连连前後夹击舅妈,我则一个人插着小雯,欣赏着舅 妈被阿强和臭雄轮奸的淫态,不禁大叫好爽!